正文 首页文学诗句

文言文《明史·张居正传》全文翻译

huaqing

《明史·张居正传》

原文:

张居正,字叔大,江陵人。

少颖敏绝伦。

十五为诸生。

巡抚顾璘奇其文,曰:“国器也。”未几,居正举于乡,璘解犀带以赠,且曰:“君异日当腰玉,犀不足溷子。”嘉靖二十六年,居正成进士,改庶吉士。

徐阶辈皆器重之。

居正为人,颀面秀眉目,须长至腹。

勇敢任事,豪杰自许。

然沉深有城府,莫能测也。

严嵩为首辅,忌徐阶,善阶者皆避匿。

居正自如,嵩亦器居正。

居正为政,以尊主权、课吏职、信赏罚、一号令为主。

虽万里外,朝下而夕奉行。

黔国公沐朝弼数犯法,当逮,朝议难之。

居正擢用其子,驰使缚之,不敢动。

既至,请贷其死,锢之南京。

居正以御史在外,往往凌抚臣,痛欲折之。

一事小不合,诟责随下,又敕其长加考察。

御史刘台按辽东,误奏捷。

居正方引故事绳督之,台抗章论居正专恣不法,居正怒甚。

帝为下台诏狱,命杖百,远戍。

由是诸给事御史益畏居正,而心不平。

居正乞归葬父,帝使尚宝少卿郑钦、锦衣指挥史继书护归,期三月,葬毕即上道。

居正请广内阁员,诏即令居正推。

居正因推礼部尚书马自强、吏部右侍郎申时行入阁。

自强素忤居正,不自意得之,颇德居正,而时行与张四维皆自昵于居正,居正乃安意去。

居正自夺情后,益偏恣。

其所黜陟,多由爱憎。

左右用事之人多通贿赂。

冯保客徐爵擢用至锦衣卫指挥同知,署南镇抚。

居正三子皆登上第。

世以此益恶之。

及卒,帝为辍朝,谕祭九坛,视国公兼师傅者。

至是,赠上柱国,谥文忠,命四品京卿、锦衣堂上官、司礼太监护丧归葬。

于是四维始为政,言官劾篆、省吾,并劾居正,篆、省吾俱得罪。

新进者益务攻居正。

诏夺上柱国、太师,再夺谥。

居正诸所引用者,斥削殆尽。

帝命司礼张诚及侍郎丘橓偕锦衣指挥、给事中籍居正家。

诚等将至,荆州守令先期录人口,锢其门,子女多遁避空室中。

比门启,饿死者十余辈。

诚等尽发其诸子兄弟藏,得黄金万两,白金十余万两。

其长子礼部主事敬修不胜刑,寻自缢死。

赞曰:张居正通识时变,勇于任事。

神宗初政,起衰振隳,不可谓非干济才。

而威柄之操,几于震主,卒致祸发身后。

《书》曰“臣罔以宠利居成功”,可弗戒哉!

文言文翻译:

张居正,字叔大,是江陵人。

年少聪明才思敏捷,十五岁就做了秀才。

当地的巡抚顾璘认为他的文章不同寻常,说:"张居正是国家的栋梁啊。

"不久,张居正在乡试中中举,顾璘解下自己的犀牛皮腰带赠送给他。

且曰:“君异日当腰玉,犀不足溷子。”嘉靖二十六年,张居正考中进士,改任庶吉士,徐阶等人都非常器重他。

张居正这个人,长脸眉目清秀,胡须长至腹部。

敢于承担责任,自认为是豪杰。

但是很深沉,胸有城府,别人很难猜测到他的想法。

严嵩当首辅,嫉妒徐阶,和徐阶关系好的人都避开了。

张居正言行自如,严嵩亦很器重他。

张居正执政,把尊崇主权、考核吏职、信守赏罚、统一号令作为主要措施。

即使远在万里之外,早上下达政令而晚上就要执行。

黔国公沐朝弼屡次犯法,当逮捕法办,朝廷大臣议论感到为难。

张居正便提拔任用他的儿子,又派人飞快前往逮捕沐朝弼,他不敢动弹。

押到朝廷后,请求宽免死罪,便把他押到南京监禁。

张居正认为御史到了各省,往往凌辱抚臣,想严厉纠正。

御史论事稍有不合意,张居正就加以责骂,又敕令作长期考察。

御史刘台巡按辽东,误传捷报。

张居正准备援引成例章法对他进行督责处罚,刘台上奏章指责张居正专横独断,肆行不法,张居正愤怒至极。

神宗皇帝特为张居正把刘台逮捕,投入诏狱,命人杖打一百,流放到边远地区当戍卒。

由此,众给事中、御史更加畏惧张居正,内心都愤愤不平。

居正乞归葬父,皇帝派尚宝少卿郑钦、锦衣指挥史继书护卫他归家,为父服丧三月,丧葬完了就上道。

居正请求广泛的接受新的阁员,皇帝下诏就命令居正推举。

居正于是推礼部尚书马自强、吏部右侍郎申时行入阁。

自强向来和居正不合,没有料想到能入阁,颇感激居正,而时行与张四维皆与居正交好,居正于是安心离开了。

居正自从夺情后,更加不公纵权。

这些官吏的升迁,多由爱憎。

左右掌权的人多通贿赂。

冯保门客徐爵提拔任用至锦衣卫指挥同知,署南镇抚。

居正三子皆进进士前几名。

世人因此更加不喜欢他。

等到他逝世后,皇帝为此而不上朝,用下谕旨祭九坛的方法表示尊敬,把他当做国家元老和导师。

至是,赠上柱国,谥文忠,命四品京卿、锦衣堂上官、司礼太监护丧归葬。

在这时四维才开始主政,言官弹劾篆、省吾,并弹劾居正,篆、省吾都得罪。

刚提拔的人更加致力攻击居正。

诏令夺取上柱国、太师,再夺谥。

张居正所重用的人,几乎全部被削去官职。

帝命司礼张诚及侍郎丘橓偕同锦衣指挥、给事中抄居正家。

张诚等将要到,荆州守令先期逮捕人口,禁锢其门,子女多逃避空室中。

等门启开,饿死者十余多人。

张诚等尽挖掘其诸儿子兄弟的私藏,得黄金万两,白金十余万两。

其长子礼部主事敬修不能忍刑罚,不久自缢死。

赞(一种文体,主要是评价性文章)说:张居正精于审视时政变化,敢于做改革事。

神宗刚亲政时,他所作所为扭转衰局振兴危国(隳:原意为毁坏的城墙,此处引申为危难中的国家),不能不说是以为干练济世的奇才。

但是在手握重权之后,差点震慑了皇上,最后引发了死后的灾祸。

“尚书”说:做臣子的不能因为得宠而自居功劳。

可不能不引以为戒。